欢迎光临医疗机器人网站,提供需求定制服务

医疗机器人

我们是一家国内领先的提供工程服务产品公司

[机器人微创手术医保报销]说说我眼中的微创(下)

作者:慕青      发布时间:2021-04-22      浏览量:0
上一篇讨论了微创的运作模式,接下来谈谈

上一篇讨论了微创的运作模式,接下来谈谈微创的产品业务特性,下图(摘自微创2019 Annual Results Presentation)列出了公司六大核心板块,这里暂时撇开收购而来的骨科和心率管理业务,我们重点分析其内生的四块业务。

可以看到,虽然分布于不同的细分赛道,但这些产品的布局和开发是一脉相承的:一方面,产品在形态上都是以支架为核,技术路径相通;另一方面,所有产品都是围绕心脑血管介入治疗,覆盖人体各个部位。

业务特性一:技术路径可复制、可迁移

这里首先需要强调的是高耗的技术路径可迁移性,微创的四大介入系列产品都是输送系统+合金支架的基本架构,虽然心血管植入物属于风险极高的三类医疗器械,但产品本身并不复杂,在业界已经有成熟的产品方案作为参考的情况下,研发人员要做的是对材料和结构的不断改进优化,考验的是相关技术经验的积累和对临床治疗的理解,这对那些具备多年研发经验的资深技术人员来说并不是难事。还有一个现象可以佐证高耗的技术可迁移性:同样是黄埔军校,微创系出来创业的成就比迈瑞系大多了,代表性公司比如启明和沛嘉。

而微创内生扩张的路径也是利用了这一点,这样使得 公司研发体系的边际效用最大化。如今在冠脉支架面临天花板的局面下,新兴的神经、瓣膜等介入业务可源源不断的提供增长动力。

业务特性二:进口替代进程相对更快

以上两类产品国产化进程差异大的原因显而易见:彩超系统复杂,技术难点太多,需要长时间的技术积累和研发投入;支架类产品则相对简单很多,需要付诸更多的是在临床试验上,而在这一点上我们和国外相比甚至还有优势,优势体现在患者可及性、成本、医生动手能力和积极性等方面。

笔者毫不怀疑, 未来在其他介入领域将复制冠脉支架的国产化进程,快速的进口替代带来的自然是国产头部厂商高速成长的确定性 。

值得一提的是,同样是高耗,不同类型产品之间的国产化进程也有着明显的差异,比如以支架为代表的植入物和导丝导管类介入通路产品。我们可以看到,如今在大部分三甲医院,医生在给患者植入国产支架的同时,用的导丝、导管、球囊还是清一色的进口品牌。为什么导丝导管的进口替代这么难?并不是因为国内起步玩(微创成立之初就在做球囊了),而在于导丝导管的制造门槛极高,虽然产品看得见摸得着(肉眼看不清楚可以在显微镜下拆解),但一根细细的导丝包含了非常多的技术环节,想要实现高质量低成本的量产需要攻克多个工艺难点以及非标设备的设计安装调试,而通路类产品最终的售价和附加值又不如支架来的高,需要靠走量来实现利润。因此,导丝导管类产品的现状是:有不少国内厂家都拿了注册证,但实际并没有生产能力,哪怕当做赠品白送给医院,医生也是扔在一旁。即使是微创和乐普,导丝导管也一直属于比较薄弱的环节,于是我们也看到了微创在神经介入领域的产品布局,除了支架和微导管自产外,微导丝选择了日本朝日英达的产品做代理,这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当然,每台介入手术必备的血管造影设备(DSA)更是国产几乎无法触及的高难度产品,微创选择了和西门子合作开发,试图打造一个完整的介入手术产品包。

业务特性三:“城市包围农村”路线

迈瑞的成功是通过典型的“农村包围城市”路线,即先从注重性价比的基层医院打开市场,后期通过不断的产品升级和市场营销来挑战被进口把持的高端市场,但这样的路径常常面临瓶颈,当低端市场已成红海的时候,三级医院迟迟无法突破,代替高端进口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而微创的高耗产品可以说是相反的打法,尤其是瓣膜介入和主动脉介入产品,由于手术实施要求高,往往是从大三甲开始普及和使用,所以这里不存在高端医疗设备面临的瓶颈,“城市包围农村”路线需要突破的瓶颈是培育出更多的手术医生和开展医院,由于介入手术的学习曲线相比传统手术大大缩短,这个瓶颈相对更容易突破。

冠脉介入手术已经普及至县级医院,未来相信其他介入手术同样有希望实现这一点。 市场持续扩容带来的同样是国产头部厂商高速成长的确定性和持续性 。

业务特性四:产品高迭代性

支架类产品一直处在不断迭代升级的过程中,我们看到冠脉支架、主动脉覆膜支架每隔几年就会推出新款,主动脉瓣膜已经到了第二代。产品迭代在多数情况下对于占据先发优势的领先者而言并不是坏事,考虑到迭代升级的研发工作多为原有技术方案上的改进优化,头部企业只要持续投入,将大概率保持领先节奏,并且通过迭代升级可以打造出高低端产品组合,构建灵活的价格体系。但若遇到革命性的技术迭代,可能会对现有的体系形成颠覆性的冲击,这种情况下头部企业被后来者弯道超车的几率大大增加。具体到产品管线上,在冠脉支架领域,可降解支架、药物球囊都会是潜在的颠覆性产品;在主动脉覆膜支架领域,虽然心脉率先推出了单分支型支架,但先健在三分支型支架上虎视眈眈;在主动脉瓣介入领域,微创则扮演了后来者,极有可能通过二代TAVR的领先身位实现对启明的逆袭;而在市场更大的二三尖瓣介入领域,从目前的研发进度来看,未来很可能是新生力量唱主角。

产品的高迭代属性带来的结果,是支架类产品的壁垒属性被弱化。 从这个角度再来看微创当年跨出舒适区收购骨科(关节)和心率管理(起搏器)的战略性举措,常老板还是颇具前瞻性的。

微创的护城河

可以用数据体现的,是遥遥领先于其他